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83188559

26

“兩年前我就告訴你了,你的體質是原始聖體,隻有修煉《吞天》這門功法,才能覺醒聖體。”

“隻要你修煉這門功法,在鍛體境最少也有十萬斤巨力!”

帶著古韻的女聲迴旋耳邊,道陵在夢裡嗤笑,鍛體境十萬斤巨力?這話傳出去會被人笑死的,因為在鍛體境界有一萬斤力道就很強了。

可是回味一下這句話,道陵清秀的小臉湧出驚色。

“啪!”

桌子陡然發出響聲,道陵心臟劇顫,瞬間從夢中轉醒,他本能的站起來,目光就看到一張美豔臉頰,還帶著絲絲縷縷的憤怒嫣紅。

這裡是青山學院,道陵是這裡的學子,眼前的美女是他的導師。

葉韻芊芊玉手緊握,銀牙緊咬著嬌豔紅唇,美眸噴火,這個廢物又在武堂上睡覺!

四周傳來一陣譏笑聲,道陵可是青山學院鼎鼎大名的廢物,在學院已經二年了,依舊是零修行,而且天天睡覺,他似乎怎麼睡都睡不夠。

因此,道陵有個外號,‘睡神’。

道陵現在冇心情欣賞眼前魅惑眾生的臉頰,雖然她發怒的樣子也非好看。

此時道陵內心無比的震撼,因為剛纔夢中的聲音,在兩年前就出現過。

兩年前道陵‘鍛體’過渡,暈倒後就聽到這陣聲音,還得到一門《吞天》功法。

當初道陵還以為這是幻覺,感覺有人在耍自己,因為按照功法上麵的介紹來修行,就是找死的節奏。

她還說自己的聖體?道陵嗤之以鼻,對他的體魄不能在熟悉了,天天睡覺都睡不夠,還是傳說中的聖體?

可是時隔兩年,這股詭異的聲音竟然再一次出現,還讓道陵修行《吞天》功法,這讓他感覺不可思議,難道不是幻覺?那麼到底是誰在說話。

葉韻的臉頰密佈嫣紅,內心上湧的怒火更盛了。

睡覺被抓住不道歉也就算了,可是道陵還一副沉思的樣子,他想乾什麼?難道是尋常對道陵太照顧了,現在開始無視導師了!

一股冰冷氣息卷席而來,道陵激靈靈打個顫,注意葉韻刺骨的眼神,他一陣頭皮發麻道:“導師,不好意思,我....”

葉韻冷哼,冷若寒霜的眼眸落在台上的黑色巨石,冷淡道:“檢測繼續,錢林去檢測你現在的力量。”

四週一陣騷動,羨慕的眼神都彙聚在一個英俊少年身上,這位就是錢林,他挺胸抬頭,滿臉得意的站起來,大步往黑色巨石走去。

“喝!”錢林低喝一聲,拳頭滾動在空中,手臂肌肉都在緊縮,猛然間轟擊到巨石上。

“碰”的一聲,一股大力襲來,整個巨石都在顫了顫。

下麵很多麵孔都僵硬下來,要是這一拳轟在人身上,該是何種場麵啊。

察覺到四周震驚的眼神,錢林臉上的得意更盛了,轉身就看向葉韻,眼中閃出一絲炙熱。

葉韻可是青山學院的第一美女,誰不想一親芳澤,可是至今都冇聽說有人追求成功,而且她的來曆也不簡單,很多人都疑惑她跑到這裡青山學院乾什麼。

接著,錢林的目光看向道陵,他的神色鄙夷下來,在心裡冷笑道:“這個廢物又出醜了,哼哼,在我麵前,他連一坨屎都不如!”

“錢林,五寸拳印,力量一萬斤!”

葉韻略微滿意的聲音出現,全場嘩然,一萬斤巨力啊,這是何等強悍的力道,而且還有半個月就是星辰學院招生的日子,到時候錢林估計要大放異彩了。

鍛體這個境界,考驗的是肉身天賦,**越強日後成就越大,達到一萬斤就可以衝刺下一個武道境界了。

“十萬斤?”道陵的拳頭瞬間一握,有些難以置信,鍛體境十萬斤?真的假的?就算在整個青山學院,最強的人也才兩萬斤力道!

而且青州第一奇才青逸飛,他在鍛體境界也才五萬斤巨力,可是這個結果轟動整個青州。

整個青州太大了,疆土無儘,奇才數不勝數,作為第一奇纔可想而知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吞天》這門功法,到底是真的假的?”道陵的呼吸有些急促,這功法他看過很多遍,要是按照上麵的介紹修行,必死無疑!

葉韻看了一眼巨石,目光就落在道陵的臉上,注意到他心不在焉的樣子,甚至呼吸還有些急促,她的臉色一沉,腳步連忙後退幾下。

“好你個睡神!”葉韻的眼眸內閃出一絲羞怒,剛纔肯定是和他貼的太近了,這個廢物難道生出一些邪惡念頭?一定是這樣!

葉韻可是學院少男的夢中情人,現在睡神接連招惹她生氣?四周頓時傳來殺人的目光,誰給睡神的勇氣?

道陵渾然冇注意到四周暴怒場麵,而是在猶豫要不要修煉《吞天》這門功法。

葉韻的美眸噴火,他竟然還在思索,難道他還在幻想不成?她滿臉羞怒低喝道:“道陵,你現在去測驗力量!”

聞言,道陵的心神一顫,拳頭都在緊握,偷看了一眼葉韻難看的臉色,內心苦笑道:“慘了,我肯定激怒了導師,這下完了。”

場麵一陣爆笑,道陵肯定要倒黴了,就他還去打石頭?你讓他打棉花還差不多。

道陵僵硬著腳步走上去,他在青山學院兩年,每一位導師都在武堂上把他當成娛樂的工具,隻有葉韻不是,這一次肯定惹毛了她,要不然她不會這樣的。

“還是受傷一次吧,希望能緩解導師內心的怒火。”目光看著巨石,道陵苦笑。

道陵狠狠咬牙,拳頭抬起來,往巨石上轟去。

看著越來越近的拳頭,葉韻的睫毛輕輕顫動一下,銀牙咬著紅唇,隨後狠狠跺了跺腳後,手掌猛地往空中拍擊一下,一陣罡風從手心爆發出來,卷席到道陵身上,把他拉了回來。

一拳打空,道陵臉上的苦澀更重了,她還是心軟了。

正準備看好戲的一群人,都是滿臉愕然,導師竟然寬恕睡神了,他們感覺導師也太善良了,這種廢物就應該讓他流血,他才知道血一般的教訓啊。

道陵歎了口氣,注意到葉韻眼眸中濃濃的失望之色,這讓他心如刀割,手指骨都握的咯咯響動,尖銳的指甲插到手心裡,帶來一陣鑽心的痛。

最難麵對的就是還是失望神色,至於鄙夷和譏笑,早已習慣了....

“導師,對不起。”看著冷著臉從身邊走過去的葉韻,道陵低沉道。

“回去吧。”葉韻搖了搖頭,內心非常失望,天天就知道睡覺,也不知道他來這裡乾什麼?還有半個月就是星辰學院招生的日子,要是道陵還是這般廢材,註定被學院開除,日後的生活也會非常悲慘。

在這個世界上,不能成為武者註定是個廢人,更何況一代睡神和武者傳奇路永遠隔著千萬大山。

道陵深吸口氣,他回到座位,沉默很長時間,內心湧出強大的執念,“一定不能被開除學院,否則瘸子會非常難過。”

“吞天!”道陵的雙拳緊握,那張清秀的麵孔閃出一絲瘋狂之色。

“搏出一個未來,我冇什麼可以輸的!”

他咬牙道,不能在這樣下去了,若不然日後連個謀生的道路都找不到,難道讓瘸子養自己一輩子不成?

道陵眼睛都有些泛紅,這是一場賭博。

入場卷是小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