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章二 突如其來(下)

26

-

[]

芍藥仙子又在青鸞火鳳耳畔小聲說了幾句,兩位少女同時點了點頭,身子一旋,化為一青一紅兩隻小鳳凰飛抵弱水上方。

將離雖知弱水奈何她兩人不得,此刻心神仍是不由自主地猛然提了起來,生怕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隻見那煙氣又是瞬間湧來,團團向鳳凰罩去。旋即兩聲鳳鳴響起,各有一道極細的紫色電光流轉鳳凰身周。

霎時間煙氣似是遇到了天敵,再也不得寸進。兩隻鳳凰羽翼一振,隨著翼展揮動,抖落片片細微的鳳凰火焰。那火焰與煙氣交纏一處,發出“嗤嗤”輕響,弱水上方氤氳起一陣濛濛白霧。頃刻之間,先天三昧鳳凰真火便告熄滅無蹤。

將離凝神注視著火鳳青鸞,見她們凝停弱水上方,華麗的羽翼輕輕揮動,任由煙氣覆蓋周身。隨著時間流逝,身上的羽毛竟是逾加光鮮豔麗。

赤翎火紅、青羽幽藍,奪目已極。

心道:“這便是鸞鳳‘灌羽弱水’麼?是了,鸞兒鳳兒便是如此灌洗羽毛的。”

驀地裡,一個鬼使神差般的念頭湧將上來:“莫非,是要親眼瞧一瞧活物被這煙氣分解的過程,方能悟通麼?”

這念頭方一出來,登感既羞且愧,暗暗自責道:“我怎會生出這等不堪的念頭?這煞氣如此狠惡,我避它都來不及,怎地會想著用活物去試驗?飛鳥走獸殺來裹腹那也罷了,這般被分解成一縷煙氣,實是殘忍已極。我瞧這弱水古怪得緊,這勞什子‘道’,想來也不是什麼善道,不悟也罷。”

他自是不知這弱水陰煞之氣解離萬物,所遵循的是三千大道中的“離”之道,意為“分離、解離”。

將事物返本歸源,化為微塵,也即是能量本身,乃是天地間最頂尖最高妙的大道法則之一。

大道三千,直指本源。不管是《易經》中“離卦”所描述的“不容於天下人的力量”,還是這“離之道”,皆在此處暗合。代表的是這天地大道中的本源法則之一。

若能悟通此項道則,頃刻間便能獲得解離萬物的能力,端是厲害無比。

此刻,若是真有活物為煞氣所解離叫他親眼所見,他定然能悟出個七七八八。無數妖仙精怪、仙家大能臨弱水苦思千百年而不可得的大道玄理,竟是這般出現在他這凡人麵前,委實是莫大的仙緣。

他單名一個“離”字,這‘離卦’,‘離之道’,亦於此處暗合,足見天道有常,不外如是。他不通修行,不解大道,卻恰巧通曉《易經》。能有此番機緣,雖出人意料,卻又合乎情理。

但將離心地良善,心中隻覺這煞氣險狠已極,絕非天地正道。當下竟棄之如敝履,不屑再去領悟。然則他卻不知,即便他不再刻意去悟,這“離之道”的種子已然在他心中種下。日後若再有機緣,終會生根萌芽。

菡萏仙子側首微笑道:“公子,現下如何?”

將離往她臉上一瞧,見她明眸善睞,一雙鳳眸隱含關切,甚是可人,不禁心頭微慌。

芍藥仙子瞧見兩人神情,撅了撅嘴,卻並未出聲。

將離搖了搖頭,說道:“想來是我悟性不足,仍是難以透徹,多思無益。這弱水也冇什麼好瞧的,咱們這便走吧。”

菡萏仙子道:“曆年來想借弱水悟道者不知凡幾,絕少有人能悟出些什麼。似我這般天資愚鈍者,便隻覺弱水威力非凡,能取來對付敵人,冇有什麼稀奇的。公子不消半日便能有所得,已是天資絕頂了。要說公子悟性不足,豈不是羞煞我等?”

芍藥仙子深以為然,說道:“正是。想必公子無法悟透,是因為仍是凡身,大可來日方長。”

眾人回至鑾車之中,芍藥仙子從火鳳手中取過上皇金筆,交予將離,道:“公子,此物是渡厄真人所贈,且收好了。”

將離一怔,這纔想起渡厄真人給他留了禮物,那也極有可能是渡厄真人唯一的遺物。

與火鳳爭鬥之時,渡厄真人便是持著這根筆,於虛空中劃字,擋下火鳳那把威力巨大的方頭重劍。又是這根筆,畫出了那讓渡厄真人陷入魔怔的仙女圖。

隻是真人言尤在耳,那老邁的麵容又從心中泛起,心中的傷感忍不住又湧將出來。

他幽幽一歎,接過上皇金筆瞧了幾眼,說道:“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先賢誠不我欺。渡厄真人便是因為得了此物,讓他修為大進。也正是此物,讓他做出了悔恨終生的事情。若非此物是真人所贈,真想丟入盆中一把火燒卻。真人一生的禍福吉凶都與此物息息相關,本該讓它隨真人歸於地下。”

芍藥仙子搖搖頭,正色道:“公子,可勿要小瞧了這根筆。你對這仙界的仙力境界不瞭解,這金仙之境便是在整個仙界,也是極為高深的境界。金仙之境再往上一層,就到了咱們西王母娘娘那般的聖人之境了。似我和眾位姐妹這般的天仙,若無其他機緣,想來此生都到不了金仙境。而渡厄真人,原本是如我們一般的天仙,正是這根筆,帶著他一路來到金仙。如此神物,即便是咱們瑤池,也冇有幾件可以比得上。公子,此物實是仙界一等一的至寶,千萬莫要隨意顯露於人前。哪怕是金仙大能,瞧見此物也難免不會心生貪念,出手搶奪。”

菡萏仙子也道:“姐姐說的不錯。公子,來日你若踏上仙路,此物必然能帶來極大助力。渡厄真人竟以此物相贈,委實對公子感激到了極處,此中情意,望公子明察。”

火鳳挺起胸脯大聲道:“哥哥莫怕,誰敢過來搶,瞧我不打死他。”

將離又拿起筆仔細瞧了瞧,某種竹子製成的筆桿,刻有“上皇金筆”四字,字體甚是古樸,介於大篆與小篆之間。某種動物毛髮製成的筆頭,不染半點墨跡。舍此之外冇有發覺任何異樣,實不知有何神異之處。

“仙路麼……”將離喃喃自語道,腦中卻是浮起一幅畫麵。

畫麵中一名乾枯老者,形容憔悴,雙目失神地盯著一幅仙女圖,日複一日,直至鬚髮皆白。

寶物價值他不懂,也不在意,他更重視的是渡厄真人這份贈筆的情意。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