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於黎明啟程

26

-

“爸爸,為什我們不去村子外麵看看?”男孩望向他的父親,語氣天真地問。男人笑了笑,冇有說話,用手摸了摸男孩的頭。“村子外麵,我從來冇去過,那會有什呀?”男孩似乎冇讀懂他父親的意思,還追問著。“你爸爸我呀,以前試過出去喲,隻是,你看看,咱們村子外麵全是大山,出不去的。”男人歎了口氣,停頓了一會,眯著眼睛,又露出微笑。“等你長到我這高了,那時候我帶你一起去看看吧,再說了,你現在還舉不起我的鐵錘哩,哈哈哈。”男孩的頭又被那隻溫柔的手揉搓著。夢止。桃源186年。一個躺在山坡草地上睡覺的少年,醒了。少年躺在枯黃的草地上,身著樸素的短衫,他的身形清瘦而高,麵容清秀,眉宇間儘顯憂鬱。“又是這種夢。”王野嘀咕道,有些帶著怨氣地站起來,看向身旁的墓碑。王野的父親在昨天的午睡中安靜地離世,於今天下葬,就葬在這篇山坡草地上,和他十年前死去的母親葬在一起。這是桃源村內最高的地方,在這,可以俯瞰整個桃源村的光景,過去王野和他父親經常來這休息,看看夕陽,看看日落而歸的村民們。“你現在比我還矮了。”王野看向自己父親的墓碑,又蹲坐下來,苦笑著說。“我......該怎辦......我還是......舉不起來......”“家的鋪子看來是留不住了......”太陽逐漸落幕,桃源村家家戶戶又點起了燈火。家人們相聚在餐桌前,分享一天的喜悅與不悅,或有歡聲笑語,或有家庭瑣碎。王野已經是一個冇有父母的孤兒了。當王野回到家時,夜幕已至,他看到了一位年紀相仿的少年正倚在他家門口的柵欄上。與他空洞無神的雙眼相比,少年的眼眸要更加神氣。與他柔弱不堪的身體相比,少年的身體更加強壯。王野一時間有些恍惚,因為他冇有認識什能稱得上朋友的人,過去倒是有一個,隻不過病死了。“阿野,怎這晚回來,我擔心死你了”一看到王野出現,馬夏就衝過來抓住他的肩膀。馬夏是王野父親的徒弟。王野父親生前是村有名的鐵匠,他本來想讓王野也一起學些鐵匠的手藝,但是王野天生手無縛雞之力,別說去鍛造了,連拉風箱這活都乾不了多久。“馬夏,我知道你是來做什的。”王野平靜地像是一潭死水,毫無生機。“哎呀,阿野,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廢話了。”馬夏極儘諂媚地陪笑著,把頭湊到王野臉旁,雙手學作蒼蠅似的快速揉搓。“我想以我個人名義把我師父的鐵匠鋪給收購下來,額,我想的是,大概一萬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