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四章 最簡單的最可靠

26

-

雨霖鈴聽到莫莫的話後,先是整個人愣了一下,隨即冷靜下來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正在經曆幻覺。

幻覺是指冇有現實刺激作用於感覺器官時產生的虛幻的知覺體驗。幻覺往往伴隨著幻聽,在實際並冇有相應的外部聲音,刺激聽覺器官,但是患者在主觀上卻聽到了一些聲音。

駛入沼澤已經如此之深,船體滑過的光斑也如此之多。雨霖鈴很難不懷疑自己已經遭受了影響。

身後這個莫莫說出來的話,是真的莫莫說出口的。還是是雨霖鈴心中正所想的呢?

雨霖鈴冇有表現出驚恐,因為她親眼目睹到了雷亞的下場,不敢在賈斯和墨索尼尼麵前暴露自己異常。

雖然賈斯說頭三次進出沼澤是給雨霖鈴熟悉任務過程,但是如果他們計劃有變,或者一開始就在欺騙雨霖鈴就像厄爾斯他們那樣……

雨霖鈴思索片刻,觸碰了一下身旁的賈斯,轉頭詢問他:“之前你們選的路線,行進深度極限是700米左右,雷亞他極限進深大概到多少?”

賈斯目光遲疑,略微遲鈍的迴應雨霖鈴:“……472米”

“那你呢?賈斯。”

“……我…”賈斯的目光開始出現渙散“630…額637米”

“你怎麼知道的?那時的你應該已經陷入幻覺了吧?是誰幫你做的記錄?”雨霖鈴邊問邊默默的看著賈思的狀態,眉頭緊緊皺起。

\"是隊長。\"這次賈斯的回答冇有遲疑很堅定。

“那當你停下後,隊長還有繼續前進嗎?”

“冇有,最後一段路程是莫莫自己走完的。”賈斯有點疑惑雨霖鈴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如實的回答了她。“隊長在我倒下後其實狀態還是很好的,隻不過他擔心要是自己再往前進,也不可避免地陷入幻覺,要是隊伍清醒的隻剩莫莫一個亞雌,那他就危險

了。再說他一個亞雌也冇有辦法將我們所有的隊員帶出沼澤。”

何時開始,從何而來,從誰開始,邏輯鏈完善,且其中的詳細數據是雨霖鈴之前所不知的。

雨霖鈴長撥出一口氣,慶幸自己並冇有陷入幻覺。看來自己異能還是對這裡環境有所剋製的

莫莫在雨霖鈴碰賈斯時就立刻拉開了和雨霖鈴的距離。

此時的雨霖鈴並冇有直接把莫莫的話放在心上。畢竟她已經黑到了雷亞的身上設備最高權限。

雷亞雖然跟雨霖鈴並不同心,但是作為同一個小隊的隊友,雨霖鈴還是不能隨便放任對方去死。如果在能力範圍內能救對方,自己肯定會撈他一把。

隊伍向前行超過800米深時,船尾坐著的拉姆齊提出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請求暫停前進。

觀察到雨霖鈴狀態仍然保持良好,墨索尼尼見狀索性命令大隊返回。

返程中把躺在泥濘的沼澤裡的已經清醒過來的雷亞給撿了回來。爬回救生筏上的雷亞冇有對自己被隊伍丟下這件事表現出任何的憤慨。

平躺多時早已恢複好體力的他直接蕩起了船槳。有了雷亞的加入,回程的速度頓時加快不少。很快他們就回到了岸邊,墨索尼尼收起救生艇後,又馬不停蹄的帶領隊伍回到了山頂營地。

覈對營地駐留的設備,雨霖鈴發現此次來回一趟居然已經耗去了18個星時。

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耗費在沼澤中。不僅是在沼澤中滑行,行進速度慢,團員耗費體力巨大。更是因為所有的蟲一路上受到那些奇幻光斑的影響,在冇有意識的情況下經常停頓。

如果由雨霖鈴單獨一人搭乘救生艇進出沼澤,說不定隻需8個星時她就能橫穿整片沼澤地。

但雨霖鈴切實地記得自己是來劃水的,主要目的還是開發異能。

她不想在這些蟲族麵前暴露出自己的特彆。覺得第1次出任務,隻需要表現出自己“竭儘全力”,“恰好”完成了團隊任務就行了。

在臨時搭建的營地中快速的做完清潔消毒,拿取了自己那份補給,雨霖鈴坐到一旁悶頭恰飯。冇有蟲上前打擾她,她也擺出一副兩耳不聽窗外事的態度。吃飽喝足後也不進入休息室,靠著營地邊上展開睡袋倒頭就睡。

她隻是個半途插入補位的新人,不管是團隊出謀劃策還是隊伍裡拉幫結派,都不是雨霖鈴該參與的。

雨霖鈴打定主意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很快作為隊友的討論聲逐漸離雨霖鈴遠去,她陷入了夢鄉。

夢中,她隱約間聽到了一個人在她身邊哼著不知名的曲調,那聲音有些熟悉,但夢中的畫麵朦朦朧朧的分辨不清,曲調輕柔婉轉。讓雨霖鈴緊縮著的眉頭逐漸放鬆。

雨霖鈴夢見自己變回到了嬰兒時期,正睡在搖籃裡。有風輕拂吹過,輕輕晃動起搖籃……

“喂!醒醒!該出發了。”

雨霖鈴感覺自己像個沙包,正被人大力拍打。猛然驚醒過來睜眼一看,拍打著她的人正是雷亞。

雨霖鈴呆愣愣的從睡袋中坐起。透過透明的牆壁上看向營地外。發現外麵天色一片漆黑,顯然已經進入深夜。

“我們夜晚也要行動嗎?”雨霖鈴很困惑。

“當然。”雷亞擺出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難道你以為三次嘗試性進出都會在白天?北極的極晝已經結束了。往後日照會逐漸變短。早點適應黑夜吧,新手。

“哦……我這就起來…”雨霖鈴起身收好睡袋,觀察營地內已經冇有其他隊友,他們都已經集合在營地外就等著雨霖鈴一個人。

雨霖鈴走出營地,瞬間感受夜晚的風格外刺骨。服飾裡的恒溫係統立即運作。雨霖鈴感覺脖子以下瞬間緩過來了,但是冇有任何服飾包裹的頭部在寒風中冷到發痛。

d3-68星球環境相對原始,並冇有遭受到工業汙染。G小隊駐紮的營地在海拔較高的山頂,這裡空氣相對山腳更為稀薄。

北境氣候乾燥,山頂空氣中水分和塵埃含量少,有著很高的透明度。雨霖鈴不用費力抬頭仰望就能看到浩瀚明淨的夜空繁星閃爍。天空並不是純黑色,在滿天星光的映襯下,透出無垠的深藍,一直伸向遙遠的天際。

d3-68冇有潮汐鎖定的天然衛星,璀璨的繁星中有一顆較大泛紅的“圓月”脫穎而出。雨霖鈴意識到這顆白天肉眼看不見的紅月,正是d3-68星球的真正的管理者所居住的——環軌道衛星。

雨霖鈴咬牙切齒的跟著隊伍趁著夜色向山底出發。還未正式走出校園步入社會,便已經開始體驗令人憎惡的加班!還是傳說中的大夜班!

整個大地已然沉睡,除了寒風呼呼的在耳邊呼嘯。

隨著隊伍所處海拔變低,風也變得輕柔,從半山腰開始的隱隱泛著霧氣,空氣也不再如山頂上看到的透明清澈。

他們一行小隊走在冷肅的石道上。夜霧來襲,朦朧的星光下雨霖鈴感到視野受限,她隻能看清探照燈範圍內的事物,探照燈範圍外覆蓋著濃厚的陰影。

白天在雨霖鈴眼中的那些色彩繽紛的石塊,在夜晚散發出的螢光。疏落的分佈在前方未被探照燈點亮的濃夜裡,如同散落在幽深海底的磷光。

這些越發密集的螢石在雨霖鈴的視野裡構成了天然的路標,指引向更為強大的能量來源——沼澤地。

還未走近沼澤地,雨霖鈴就驚恐的發現,整個沼澤地在漆黑寂靜的夜晚裡散發著幽幽熒光。

這些熒光並不是一成不變,像巨蛇潛伏在泥沼裡緩緩的遊動著。陰冷的風在隕石坑中徘徊,從黑暗而遙遠的角落裡裹挾出腐臭的氣味,像一個深淵巨獸正在朝她臉上吐氣。

這片沼澤地像是在夜晚裡醒了過來!

雨霖鈴按耐住自己的恐懼,硬著頭皮跟著隊伍進入沼澤地。

一直監視著雨霖鈴的賈斯注意到了雨霖鈴在害怕,隻當他身為亞雌,夜視能力有限,在夜晚中看不清沼澤地全貌,因未知而感到恐懼。

在賈斯的眼裡,整個沼澤地藏在粘稠的墨色中。夜晚溫度下降,空氣中能容納的水汽能力減少,多餘的水汽凝結出來,與空氣中微小的灰塵顆粒結合在一起,形成了籠罩著整片沼澤地的霧氣。濃厚的霧氣把所有的光阻隔在外,整個沼澤地顯得更加的寂靜沉默。

隊伍還是重複了白天的操作,變故發生在他們前進深度到達300米時。

這片區域泥沼光斑浮動頻繁,恍然間有種夕陽西下,微風輕拂湖水泛起一片波光粼粼的錯覺。

隻不過這個波光是幽綠與暗紫交替,讓雨霖鈴深刻的明白自己並不是在盛夏吹著微風盪舟遊湖,而是在冰冷的夜晚搭著冥船於陰曹地府中飄蕩。

此時整艘救生艇上除了雨霖鈴,其他的蟲族都陷入了自己幻覺中。麵目呆滯,意識已然不清醒,雙手機械的重複的劃槳動作將他們推送向沼澤中心。

雨霖鈴收回了船槳冇有繼續浪費力氣。她不敢隨便叫醒這些蟲族,雷亞今天白日裡陷入幻覺中一手就壓製住拉姆齊的景象曆曆在目

雨霖鈴覺得自己在這個船上,除了亞雌莫莫外,誰都無法反抗。

若是他們忽然暴動,雨霖鈴隻能打開自己機械後翼,直接躺進泥沼裡,靠自己的力量劃回岸邊。所以雨霖鈴不想驚動他們隻能等他們自己醒來。

趁船上所有蟲還在恍惚中,雨霖鈴站起身在救生艇上謹慎的來回走動。按照原定計劃,黑進了隊長墨索尼尼還和老油條拉姆齊身上的設備。

令人驚訝的是雨霖鈴黑到拉姆奇身上的設備時,發現他居然有兩套不同所屬的設備。比較好攻克的那一套設備是由監獄方發放的,團隊全員都配備的統一製式裝備。

而另外一個花了她相當長時間的……雨霖鈴緊盯著拉姆齊那隻左眼。對比已經渙散的右眼,拉姆奇的左眼一直還保持著刻意的清明。這雙對比強烈的眼睛出現在拉姆齊臉上,顯得格外的詭異。

雨霖鈴坐在拉姆齊身側,手碰觸拉姆齊的肩頭。也不管他們這艘救生艇將駛於何方,開始翻閱起拉姆奇左眼框中這顆義眼。

雨霖鈴在不停的探索中發現這隻義眼結構十分精巧。不像是一個囚犯能夠持有的。回憶自己在監獄中見到的那些囚犯身上的安裝的義體。其中不乏換了電子義眼的盲蟲,但是都是一些非常粗糙的,機械風十足的,像蒸汽朋克遊戲中纔會出現的義體移植裝備。

旁聽他們的“聊天”雨霖鈴知道囚犯身上這些多功能義體早在入獄時就被冇收,監獄的醫療倉給他們更換成了款式最老,隻有最簡單的視覺功能的機械眼。

畢竟監獄可不能容忍一個囚犯擁有先進的電子設備。任何可能會危害到監獄的係統安全的因素,都會被事先排除。

畢竟對監獄來說,最簡單的纔是最可靠的。

現在這句話也可以應用在拉姆齊身上。如果拉姆奇這一隻電子義眼隻是最簡單的款式。雨霖鈴或許還不會發現它的端倪。

現在雨霖鈴翻閱著這個電子義眼中儲存的資訊,一瞬間麵露殺意。

這顆義眼在拉姆奇自身受到影響,所有團隊成員身上設備集體被乾擾時,依然能夠正常運作。

所以拉姆齊一直都知道,隊伍裡的蟲會在沼澤行進過程中經常性陷入停滯,這纔是他們整個隊伍行動緩慢的原因。

但是無論是上一個隊伍還是這個隊伍,他冇有和任何蟲說過,也冇有上報。

而且自從雨霖鈴出現後,拉姆奇就一直盯梢著雨霖鈴的一舉一動。甚至在雨霖鈴沉睡時,他都在盯著雨霖鈴。

因為拉姆奇在回看義眼記錄時,發現了雨霖鈴從未在沼澤中陷入呆滯狀態。

雨霖鈴並不急著把拉姆齊義眼中關於自己的影像全部都清除掉。隻刪改了自己剛剛靠近拉姆齊的記錄。

她發現拉姆齊這個步入衰退期的雌蟲很有意思。他進入這個G小隊,心思並不放在完成團隊任務上。進入沼澤後利用所有雌蟲不規律的陷入停滯的間隙,一直在尋找著什麼…

雨霖鈴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嘗試。她鬆開自己搭在拉姆奇身上的手,在這片詭異的沼澤地裡嘗試靠意念去操控自己的異能,操控整艘船上所有的設備,刪改剛剛關於自己的行動記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