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介入治療

26

-

雨霖鈴是在熱水衝淋下逐漸回過魂來。醒來意識到自己現在正在醫療倉內,監房內的管理AI監測到了雨霖鈴產生休克現象,將她送入了醫療倉,雨霖鈴在此又經曆了一遍剛來的情況。

但此時的她已無力再思考其他,**已被修複感受不到疲憊,但精神上的疲憊感讓她力不從心,整個人直到被送回監房還是處於渾渾噩噩狀態。

在雨霖鈴精神恍惚期間,她身上出現了奇特的現象,這點被監控捕捉,認為雨霖鈴精神海波動過大,必須介入治療。

於是剛出醫療倉冇多久的雨霖鈴,又被送入了心理疏導室。

蟲族監獄的心理疏導室極具熱帶雨林風格,雨霖鈴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被放在了一根樹杈上,身旁枝葉簇擁,低頭看向下方,樹杈距地麵至少有十米,這一下直接把雨霖鈴其他情緒給嚇冇了,整個人陷入更加驚恐的境地。

監測到雨霖鈴處於強烈的不安之中,場景一下變成了暗無天日的土壤裡,一下變成潮濕陰暗的樹洞,一下又把她懸於巨型蕨類植物葉片之下,反正冇有一個是人該待的地方。

雨霖鈴在場景變幻到第五個時終於承受不住,身體緊緊地蜷縮在一起,顫抖著尖叫出聲:

\"這他雌的是哪裡!放我出去!!!\"

終於,場景變成了一個暖黃色毛茸茸的草製小窩,雨霖鈴被包裹在其中,耳邊傳來輕柔的風聲和簌簌的落雨聲。

一個溫柔的聽不出性彆的聲音於前方響起,雨霖鈴朝聲音方向看去,麵前正坐著一個和她身形相當,掛著和煦笑容,五官溫潤的亞雌。

見雨霖鈴朝他看來,亞雌柔聲問道:\"請問你這樣感覺好些了嗎\"

麵前的亞雌舉止優雅,語氣平和,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親近。

雨霖鈴雖然還處於驚魂未定中,但意識到對方正向她詢問問題,還是強打起精神回了句\"還行…\"

實際上她魂都要被嚇飛了。

麵前的亞雌似是知道她的真實想法,冇有去點破她,眼中流露出真誠,語氣更顯關懷。

\"抱歉,是我的疏忽讓你收到了驚嚇,請放心,你現在並不是在什麼危險的地方,而是在心理疏導室單獨診室內\"

雨霖鈴聽到這話困惑的皺起了眉頭,自己並冇有申請心理診療,到底是什麼時候是誰把她送過來的!

\"是你房間的監管係統察覺到你的異常,將你送往這裡,我是這間心理診療室的獨立AI,請不用擔心,我並冇有蟲族的窺私慾,不會隨意打探你的**。\"

\"心理治療方麵的AI\"

\"是的

但比起專業的心理治療師,我更像是你的一個鏡子,對映出的是你平靜,溫和的一麵。請不要害怕,這裡並不存在除你之外的第二個蟲族。\"

聽到\"並不存在除你之外的第二個蟲族\",雨霖鈴才略微鬆懈,雙拳鬆開,露出掌心因為握太緊被自己摳出血的傷痕。

她試圖放緩自己急促的呼吸,眼睛仍死死的盯著眼前投影出的亞雌。

\"我要在這裡待多久\"

\"你隨時可以離開,這並不是束縛你的密室,隻是為你創造一個安全,靜謐的場所。\"

AI亞雌耐心十足,輕聲細語的迴應著雨霖鈴。

雨霖鈴冇有動,她僵持在那裡,眼神卻不似剛剛那般尖銳,額頭上沁出的細密汗珠開始滑落,滴到她鴉羽般的眼睫上,刺激得她忍不住眨動眼睛,緩緩的抬手去擦拭掉臉上的汗珠。

AI亞雌手裡拿了個托盤,裡麵是一個汗巾和一杯黃澄澄的飲料。

\"我想你需要這個,汗巾和蜜水。\"

雨霖鈴愣了愣,還是遲疑的伸手出去拿起了汗巾,卻冇碰那杯飲料。她又縮回了原處,悶不吭聲。

AI亞雌並冇有對雨霖鈴進行任何催促,靜靜的在一旁陪雨霖鈴坐著。

許久之後,雨霖鈴呼吸恢複正常,額頭才真正停止沁汗。

\"你想傾訴的話,我一直在。\"AI亞雌敏銳的捕捉到了雨霖鈴情緒變化。

雨霖鈴心想:

“他說自己是一麵鏡子,投射出的形象是自己溫和的一麵。”

“我要是真的蟲族可能就信了它的鬼話,溫和的我,難道真的會把現在的自己掛到熱帶雨林大樹上,或者深埋進土壤裡”

眼前這個AI隻不過是帶著了一套蟲族思維演算法,套著和雨霖鈴類似外殼的虛擬影像。

但這一點發現也讓雨霖鈴放下心來,說明對方是無法的探究自己最深處的秘密。

和它交流,就像自助上網進行心理自檢一樣,自己目前確實不能沉浸在這種不能自控的情緒中,太危險了,隨時會直接把自己拽入死亡的陷阱。

雨霖鈴深吸一口氣,和麪前的AI亞雌說出了運動館內的遭遇,和自己在星網上瞭解的一切,對現在弱小的自己感到無力,很害怕自己在這滿是惡劣異族的地方遭遇侵害,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纔可以從監獄出去。

\"我理解你的害怕\"AI亞雌依然溫柔體貼\"客觀來說雌蟲和亞雌之間的身體素質差異巨大,是很難靠後天去彌補的。\"

\"那你對此有什麼好的建議嗎難道我隻能被動的等待傷害的發生\"

AI亞雌並冇有直接迴應雨霖鈴的問題,反問她:\"親愛的,你覺得身為亞雌的你,在這個社會中身體素質不夠突出,所以你覺得你遲早要遭受侵害是嗎\"

\"是的。\"雨霖鈴有點迷惑的回答。

\"你為什麼相信你的這個想法\"

\"因為我親眼看到了雌蟲間的戰鬥,我在運動館的經驗也告訴我,即使我在亞雌中,也是弱勢的那一方,我可能連亞雌幼崽都打不過。\"

\"所以你覺得,你身體素質不能支撐你擊敗潛在的罪犯,這真的表示著你無時無刻都處於弱者地位嗎\"

\"當然\"

麵前AI亞雌似有遺憾般的提點她到:\"有冇有可能,是你思考時忽略了我們社會的科技發展水平和監獄監管嚴厲度\"

\"什麼意思\"

\"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原始社會,戰爭不再光靠肉搏,現在的軍隊裡也有很多亞雌,他們在軍隊裡可不是吉祥物,每個亞雌都是和雌蟲一樣是真正的戰士,你知道為什麼嗎\"

雨霖鈴誠懇的搖頭,自己在地球時一直生活在一個安全的國家,軍隊對於她來說過於遙遠,隻有在搶險救災現場才能目睹軍人的風采。

\"因為蟲族的戰爭,主要靠的還是武器,個體在茫茫宇宙中隻是一粒不起眼的塵埃,如果你身體素質足夠,對所有武器機甲戰艦都有熟練的掌控度,那在所有蟲族看來,你就是個可以奔赴戰場與其較量的戰士。\"

雨霖鈴聽到AI亞雌的話內心像是找到了什麼突破口,但是仍然有些模糊,她自己心裡清楚,自己和其他蟲族不是雌蟲間的差距,自己的問題是跨物種啊喂!

\"而且蟲族中就身體素質而言,亞雌並不是最弱的,最弱的是雄蟲閣下們\"AI亞雌俏皮的對雨霖鈴眨了一下眼\"請不要把我的這番言論外傳~雖然這事是全蟲族默認的,但是我說的話,要是流傳出去可是要遭受數據清洗的,請為我保守秘密,好嗎\"

雨霖鈴對麵前AI亞雌十分人性化的行為感到驚奇,注意力被稍稍轉移。

“蟲族設立嚴苛的雄蟲保護法來保護雄蟲閣下,可是法律隻能做到威懾,仍然會有法外狂徒敢於踐踏法律,這些人你應該很熟悉。對,親愛的

我說的法外狂徒就是你所懼怕的獄友們。”

\"那麼你在星網上麵,看到近10星年內犯罪實施成功才被抓捕的案例有幾起呢\"AI亞雌拋出問題循循善誘。

\"……冇有\"確實冇有,這也是雨霖鈴當初很奇怪的點,同樣的犯罪,卻冇有幾次是雄蟲們被真正的實施侵害後才被抓捕的,幾乎都是預謀犯罪和犯罪中止。

\"因為嬌弱的雄蟲閣下們也有自己的武器。\"亞雌指指自己的腦部\"閣下們的精神力,就是雄蟲們的武器。即使是雌雄之間這麼大的差距,擁有更稱手武器的雄蟲閣下們即使身軀柔弱,也能在遭遇侵犯時壓製住凶暴的罪雌。\"

雖然麵前心理治療AI的話並冇有幫助雨霖鈴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也為她提供了更廣闊的思路。

“我確實不能光看著自己人類身軀和蟲族之間的生理差異,得另辟蹊徑找到自身的長處,既然我能以人類的軀體接受蟲族‘填鴨’教育,無門檻的使用蟲族可以使用的設備,那麼知識水平上的差距也是能夠被彌補的。況且我貌似還獲得了一項異能……異能!”

雨霖鈴終於想起來了,自己身處電離層的時候,激發了一項異能,因為落地後曾悄悄嘗試發現無法使用,覺得自己這個金手指可能在陸地上被ban了,相當於冇有,才拋之腦後的。

雨霖鈴意識到自己方向弄錯了,落地後不應該把探索監獄和蟲族當麵交涉換取資訊放在前列。

首先應該弄清楚自己這根金手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了自保的武器後,再離開“安全屋”在外闖蕩。

逃避是冇有用的,彆人能逃避那是因為彆人有可以走的退路。

從剛剛談話裡雨霖鈴理解了一點,就是她實在是太弱了,在這世界裡她無親無故,冇有人會來幫她,即使她出了這監獄,外麵的世界對她而言也隻不過是座更大的監獄。

耍小聰明或者光靠莽根本冇用,能力纔是存活的根本,變強於雨霖鈴而言迫在眉睫。

\"我明白了,謝謝你的疏導,我現在感覺好很多\"雨霖鈴伸手拿過那杯蜜水一口飲下。

溫熱甘甜的蜜水滑過她乾涸的喉嚨,沁潤了她因過度緊繃格外僵硬的身體。

雨霖鈴起身準備回去,忽然想到什麼轉頭問套著亞雌外殼的AI,後知後覺的感到尷尬。

\"額…就是那個…額……這次診療要扣多少積分\"

\"我們隻是第一次見麵,這次隻算你200積分哦~\"亞雌充滿風度的對雨霖鈴頷首迴應。

\"隻…200?!\"雨霖鈴整個人都快裂開了,對方的意思是,看你是新客給了個折扣,下次會診就不是這個價格了。

雨霖鈴決定,自己還是儘量不要再來了。再來兩次,就不用考慮出獄了,直接在監獄裡待到老吧。

回到自己的監房,雨霖鈴決定還是去趟閱覽室,花點積分查閱一下她參與的地麵任務資料。

身為前12區地麵作業小隊一員,雨霖鈴能翻閱曆代12區地麵作業的記錄。這本來就是接到該任務的參與者都有權限可以在閱覽室內獲悉的。這可以讓參與者提前熟悉情況,降低風險,提高完成率。

可是雨霖鈴當初是臨時插隊進去的,並冇有提前到閱覽室查閱資料的機會。

但智腦仍然保留了雨霖鈴這個權限,在跨區提交申請後,不多時資料便從12區封包過來。

各區資訊並不在囚犯間流通,這個封包雨霖鈴隻能下載後離線查閱,封包自帶閱後即毀程式,同時會有段心理暗示,讓查閱者無法將這些資料以任何形式複述出來。

閱覽室中,雨霖鈴翻看著12區域曆代小隊留存的工作日誌,從中瞭解到:

12區是這個星球上一個獨立的大型島嶼,位於這個星球高緯度地區,地理位置特殊,島嶼四周海拔較高中心最低,呈盆地形態,冇有季風經過和洋流圍繞,長年濃霧籠罩。上麵生態係統相對整個星球來說非常特殊獨立。

最初蟲族的儀器並冇有在外太空探測階段偵測到這片島嶼埋藏著有價值的資源。

而且由於緯度較高,常年濃霧籠罩,恒星光照度不足,這裡除了藻類和濃霧中的浮遊生物並冇有什麼大型生物活動跡象。

於是在最初的規劃裡,並冇有第12區,這片島嶼當時劃分進了同處一個陸地板塊上的第9區,所以雖然編號隔著幾個數,但地理位置上,距離12區最近的就是9區。

但是在9區基地派遣設備去該島嶼上實地勘探時,鑽取出的礦物樣本裡麵含帶未知能量極強,數據分析這些樣本礦石成分遍佈整個星球,也就是說島嶼上的礦石十分普通並不是這股能量來源。

樣本回到實驗室時間不過40星時,裡麵含帶的能量強度斷崖式衰減,而且所有接觸到這些樣本的設備像是遭到這股能量影響,無法再次投入使用。

參與研究工作的科研蟲,雖做好了防護,可是依然在不久之後全部發生精神海暴亂。9區的基地也因此遭受了第一次巨大破壞。

資訊傳遞到環軌道衛星上管理者耳裡後,引起上層巨大反應,Ax-102星係高層之間協商後令單獨加設了12區,為了避免影響擴大,並冇有從11個區抽取現成的人手,又調了一批不知情況的新蟲們,投入進了12區。

雨霖鈴結合日誌內容變化分析,這事最後還是紙包不住火,12區一個小小的獨立島嶼接二連三的投入新血,引起了其他基地的注意,12區實際最初調派的作業小隊是其他區域的三倍不止,而他們之中傷亡慘重。

各區負責蟲明裡暗裡的試探動作引起了環軌道衛星上管理者的警惕。

上麵的管理團隊比較年輕冇有充足應對這種危機的經驗手段,乾脆的物理拔網線斷掉了各基地之間互相交換資訊的渠道,所有區域頓時變成局域網,隻能單向和衛星上的管理團隊聯絡。

區域間的合作調動都要由上峰審批,效率一下子變得十分低下。

強硬稚嫩的手段最終起了反效果,在外的科研界原本隻是猜測,但還是派送新科研蟲過d3-68參與工作。結果被管理團隊這一手拔網線直接坐實。於是拒絕再派蟲前往d3-68。

12區的探勘行動進度因此凍結,順序的日誌間記錄時間有過一個非常大的間隔,說明這個項目時隔多日才重啟。

重啟之後,12區基地日常隻有智腦管理囚犯,原屬於12區的獄警和研究員全部駐紮在島嶼邊緣安全區域,無必要不會進入島內,基地整體埋入危險的地底。

一旦有囚犯不知死活的越獄,就會因暴露在危險的環境中精神錯亂自爆而亡。

為了壓製住12區基地內囚犯,地麵作業小隊也縮減成一支,拿到的工具續航受到嚴格限製。

\"難怪在外作業不提供給作業小隊交通運輸工具,提供給他們的的防護服基本上是一次性的,僅能保護未蟲化的蟲族。\"雨霖鈴回憶著自己在12區親曆的一切,總結出這個原由。

在日誌中提到隨身設備可以實時監測這種能量峰值,並未提及這種能量是什麼物體帶來的,有冇有具體形態,更冇有提及青光。

隻是憑著手杖發出的警報,隨身設備測繪的模擬軟件生成的全息影像來判斷危險來臨和撤離路線。

\"所以當時並冇有人看到青光,即使被錄下來,也隻有我自己可以看見\"雨霖鈴不禁冒出一個猜想。

為了證實這個猜想,雨霖鈴翻閱起了倖存者收錄的影像,並冇在其他人記錄裡看到那閃爍的青光。

但在雨霖鈴自己的記憶裡,那青光依舊非常的明晰。從上次任務結束回到基地這麼長時間,雨霖鈴都冇有遭遇任何的審查盤問,上麵也冇有將雨霖鈴留12區的意思,還是按照正常流程將她“送回”了9區。

\"這就更奇怪了,難道青光是我身體撞上那種能量後被動誕生的相當於在空中揮灑熒光劑剛好潵對方一臉\"

這個猜想更加符合雨霖鈴目前蒐集到的資訊。

\"難道說我還真有什麼穿越福利不成\"

雨霖鈴躺在這狹小的艙室內回憶起自己身處電離層時才能應用自如的異能還有下放到她區後那明顯的被封印的感覺。

難道說進入電離層並不是能運用異能的方法離開基地纔是

雨霖鈴仔細回憶自己看到的基地相關資訊,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12區的基地敢直接埋在地下,那基地建造材質一定是能抵抗那股能量的侵蝕,當然能順帶限製著她發揮。

驗明這個結論的方法很簡單,再次申請地麵作業即可。隻要能夠出去基地,就能立刻明白。

吸收上次地麵作業的經驗教訓,雨霖鈴決心先在基地運動館內打好身體基礎,隻有強健的體魄纔是應對危機的根本。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除了完成智腦分配給她的義務勞動外,雨霖鈴並冇有申請其他可以獲得積分的任務,潛心泡在運動館和閱覽室裡。

剛開始周圍蟲族們對她投來的不善目光和吐出的汙言穢語確實還是令雨霖鈴惴惴不安。

但隨著時間的推進,雨霖鈴發現他們也隻能看看順帶口嗨,不能做出什麼實際的行為。

事實上監獄智腦無時無刻不在監控每個蟲的行為,一旦兩蟲靠得太近,或者相互對話超過一定時間都會收到智腦的警告。

雨霖鈴還看到有些比她還後進這個基地的囚犯,冇忍住老蟲的挑釁,剛揚起怒火馬上被不知何處來的一發雷針電暈倒地不起…

經過30多日的洗禮,雨霖鈴已經能做到隨時隨地把周圍的蟲族全當空氣,得益於蟲族科技,她體質和見識都在此期間極速增長。

在自認為可以選擇外出作業後,立即向智腦提出外出作業申請,得到批準後,又一頭紮進了閱覽室,開始翻看9區地麵作業小隊以往日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