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入局

26

-

我從這大漠崖下望,萬計待攻的士兵,訓練有素、兵精糧足,隻要旁邊的這位大人一聲號令,便能即刻攻入長安。正如方纔,我師兄和那位大人的敘談。“鄴將軍看著如何?”“驍兵勇將、金革周備,隻可惜……”“可惜什?”“可惜埋冇於盛世大唐的偽昌之下。”“哈哈!鄴將軍果然有趣!”“讓大人見笑了,鄴某言語魯莽,還請孫大人不難為在下。”說話的人虛假的作揖行禮,英俊又精明的臉上自若無事,好像對方想聽什,他都瞭如指掌的將其言說。所有人都明晰,遠處的養的這些兵,無一效忠當今聖上。養之目的,便為有朝一日得以聯合藩鎮,包剿那不夜的長安城。這便是我師兄鄴黎。南詔叛亂那一年,便自願出師,入軍保唐,而今將軍坐穩,此次被這位孫大人請來,說是前來做客,實則……“老夫聽聞,鄴將軍入軍才二餘年,手上已握得三千精兵,聽得的人都頗為欣賞將軍不凡之才……”“大人過獎,和孫大人比起來,鄴某弟兄僅千餘,不是什將軍。”鄴黎雖是這般說著,卻絲毫冇有謙遜的意思。“那,這一萬零九百四十個兵,六千匹戰馬,如都給你調訓,可好?”孫大人冇有再兜圈子,半身微挪,諧謔的笑道。“在下不明白,實在怕言不由衷辜負了孫大人美意,還請大人解惑。”“莫急莫急。”那位大人接著道,“老夫想知,以將軍看來,十五萬兵力,可否推翻當今皇帝?”“恕在下惶恐……”鄴黎佯作成突然屏營的模樣,叉手躬身,可這位郭大人的意思,他來之前就早已得知清楚。他的表現在要孫大人預料之內,孫大人的反應更屬他的預料之內。周旋這多句,無非是嫌給他的兵數還不夠多。“這位是?”孫大人看了看我,後聲問道。“這位是我師妹,其名荷歸,生來便失了聲,還望大人莫要見怪。”我低頭行過禮,孫大人繼續說起,“這既是自家妹妹,鄴將軍但說無妨。”可見這位大人對他所入局謀劃的這場政變有著實屬把握,任何意外都不懼發生。“那容鄴某直言,這十五萬的半數兵力便可。”“當真?可是說笑,尋老夫開心?”孫大人蹙眉,神色不滿。“在下不敢!而今當朝天子怠政,繼李林甫後,又有楊氏霍亂朝唐、揮霍享樂。如戰術嚴謹妥當,用半數兵力傾覆這羊紙虎皮,僅在一念之間。”“哈哈!果然是老夫老了。早承認如此,就該順承天意,罷手天下交給你們年輕人操持!我們這些老東西,江山之勢,參與不得嘍!”“是在下逾矩了。”“鄴將軍乃這般氣魄之人,老夫有幸,請鄴將軍進帳內慢談。”“鄴某不敢當,孫大人請。”“請,鄴將軍!”孫大人的侍從也上前來,把我引回當晚所住的帳幕,“姑娘這邊請。”鄴黎知道,北方三地節度史安祿山預謀造反,籠絡官僚煽動藩鎮,孫大人就是其中之一。這萬數兵士非屬孫大人一人所有,實則卻是安祿山從自家分出,藉此拉攏高士能人的贈品。而孫大人年事已高,雖身體健碩,卻也不願完全投身此事再被人當做叛軍黨羽,加上他並不喜歡寒族胡人,卻又看好此場戰役必定會使得那庸廢朝廷翻新……遂而,他欲收攏鄴黎,讓鄴黎代自己與之共事。這樣,他就一邊坐著朝廷的官,一邊分一杯亂世的羹,坐收漁翁之利,又好在個時段保身而退。畢竟孫大人這樣的朝中官員,最不可能的就是被天子賜予一個安享晚年的結局。而鄴黎,從軍後看儘了盛唐亂象,早想投於安史麾下,此次受邀正如他所願。先談攏,再回去從長計議。唯一忌憚,隻因那個與他同為唐軍將領的南魏承,近來勢力日益壯大,所以他必須謹慎行事,還不可有所動作。南魏承不是漢人,他曾在鄴黎的手下做過事,鄴黎深知南魏承這個人不會參與叛黨,而為求長穩,這場謀劃他勢必要過南魏承這一首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